第267章

侯府遗珠正文卷第267章摊主是个年过半百的小老头,抬头看了眼林鸿飞,眼中一丝惊讶快速闪过,很快又归于平静,淡淡地给出吟诗主题:“请小哥儿便与之前几位一样,做一首有关花灯或者赏灯的应景诗。”

吟诗对于林鸿飞真不是什么难题,这不,不过几息便得了一首令人拍案叫绝的好诗。

林婉在稽康的教导下也是个会吟诗的,加之还有前世读过的唐诗打底,但是真要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又是在如此嘈杂和众目睽睽之下却是很难吟得出美好的诗句来。

偏林鸿飞却只用了几息的思考时间,便随口吟出了一首好诗。

林婉在心里细细品赏,越品越觉得妙。

林鸿飞这首新得的诗句不仅仅只是林婉觉得美妙,围观的众多读书人包括摊主都不由自主地回味林鸿飞在诗句带来的意境,不但切题而且意境深远。

得了好诗,按照摊主的要求,林鸿飞便要留下墨宝,只是此刻林鸿飞手上还抱着林媛,实在有些不便。

在家里林婉倒是经常抱抱林媛,只是在今日这样人多拥挤的地方,林婉可不敢托大,伸手戳了戳一脸若有所思的林鸿宇:“四哥,二哥抱着七妹妹不方便写字,麻烦你先抱会儿七妹妹。”

林鸿宇这才如梦方醒,连忙伸手接过林媛。

待林鸿飞将今日所得的诗句写下来,一手行云流水的草书又博得满堂喝彩。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林婉连忙吩咐护卫保护大家的安全,更是将招呼府里的兄弟姐妹不要散开,方便护卫和下人的保护。

摊主一边欣赏林鸿飞的墨宝,一边拿出早就备好的灯谜。

“咦,怎么是十个灯谜?之前不都是五个吗?”林鸿飞才将写了灯谜的纸打开,便听身边有人惊讶道。

“十个不行吗?”摊主抬头瞪了眼那个多嘴的年轻人反问道。

“啊,哦,行的行的,就算出一百个也是行的!”那年轻人在摊主的诘问下顿时怂了。

摊主临时改变灯谜的数量并不是没有先例,这不,林婧便在林婉耳边替林婉普及京城灯会猜灯谜赢花灯的俗例。

这位摊主这样从五个灯谜改成十个灯谜并不算难为林鸿飞。

这种事先便加量的做法还算是客气的,事后加量为难都有,不过很少。

林婉有些担心地看了眼林鸿飞,却见他气定神闲,并不为摊主临时加量而有丝毫不满,用清朗的声音从容读出第一个灯谜,随即便报出了答案。

瞬间暴发一阵欢呼,这场景令林婉想起前世在电视中看到的影迷歌迷追星的场面,何其相似!

再看一眼身边林鸿飞那玉树芝兰的身姿,温润如玉的气质,胸有成竹的模样,完全不输前世那些流量明显,加之他的才学,真不知要迷倒多少少女,不对,还有少男!

看看身后左右围观的少男少女们看着林鸿飞那崇拜的眼神,林婉的心里不由涌起丝丝自豪,这是她哥哥,亲的!

摊主交给林鸿飞的灯谜,难度应该也是顺序递进的。

开始的时候,林鸿飞解谜的速度很快,一般在念出灯谜之后几息内便报出答案。

从第五个开始,林鸿飞的解谜速度渐渐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