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廷宴

按照师父的说法,现任阎罗王到今年也应该有四百多岁了,以他第七重阴功修为的加成下,活到五百岁绝对没问题。况且他每日食用鬼膳门烹制的阴餐,还有各种阴间至宝秘药进补,肯定又能延年益寿上百年。

最重要的一点,还有一个逆天法宝“生死簿”就掌握在他的手里。如此算来,阎罗王想活到一千岁,或许只需要在生死簿上给自己添上几笔就好了!

文官武将齐呼“万岁”过后,阎罗王才从殿后稳稳地走上了宝座。他在七龙椅上坐好,很随意地摆摆手道:“众位爱卿,坐!”

“谢陛下!”

此时,我才第一次有机会瞻仰传说中统治阴曹地府、掌管生死轮回、半鬼半神的阴间之主阎罗王的风采!

阳间皇帝以黄色为尊,阴间之主则崇尚玄黑。所以,阎罗王身上穿的龙袍就以黑色为主色调,并绣有七条张牙舞爪的黑蛟。他头上戴着的冕旒冠是大红色的,垂下十二道旒,形同珠帘,衣着样式颇有秦汉之风。

阎罗王身形高大,略显富态,但步履稳健,举手抬足间自有一番天子威严。不过,冕旒冠上垂下的十二道旒遮挡了他的面部,我又隔着老远,实在无法看清其长相,只看见他留着长长浓密的胡须,美髯不输汉寿亭侯,

“今次廷宴,专为日游、夜游二位元帅及诸位军中勇士庆功。阴军此次出征盐漠,路途遥远,深入险境,但汝等依旧能大破匪军,摧毁匪巢,实属难得!”阎罗王率先举起面前的酒盅,朗声道:“来来来,大家一起先敬诸位功臣一杯!”

“谢陛下!此乃我等应尽之责!”

所有人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干而尽。

“日游啊!”

“臣在!”

阎罗王突然又点了日游元帅的名,笑道:“你这次居了第一功,一杯可不够啊!我看,至少得再喝三杯!”

“是是!臣这就接着喝!”日游元帅诚惶诚恐,拎起酒壶就给自己的酒杯里倒酒。

“哎,光你一人喝可没意思!”阎罗王又打趣道,“要不,请朕的左手第一位陪你一起喝?”

左手第一位自然就是指文臣之首,赏善司判官魏征了。白胡子老头魏征听了便苦笑,拱手对阎罗王道:“陛下又来捉弄老臣了!明知老臣不胜酒力,还要一上来就连喝四杯。不若,就让钟判官与日游元帅对饮如何?”

“我没问题!来来来,我来代魏老儿喝!”坐在魏征身边的钟馗很豪爽地立即端起酒杯,也不等阎罗王同意就仰脖子干了第一杯。接着他又自斟自饮了两杯,对面的日游元帅不得已也跟着干了三杯。

“哈哈哈!”阎罗王也不着恼,只指着魏征大笑道:“每次都这样!魏判官总是逃酒,而钟判官又总是抢酒喝!既然你不肯陪日游元帅喝,那夜游元帅总该你来陪喝了吧?”

“呃,陆判官?”魏征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坐在第三位的陆之道。

陆之道果然也很懂做,很快拿起酒杯冲夜游元帅遥祝道:“夜游元帅,咱们俩是老相识了,我代魏判官敬你三杯,可好?”

“甚好!甚好!请!”夜游元帅也是老江湖了,便做了个顺水人情,与陆之道共饮了三杯。

但这样一来,排在文臣第四位的崔钰就很尴尬了。坐在自己前两位的已经喝了,他资历又不如魏征,不主动表示表示嘛也不行。但是对面和他同一级别的日游、夜游两位元帅都喝过了,难道让他主动屈尊纡贵地去找一名阴将来敬酒?

还好,阎罗王帮他解了这个尴尬,先出声问道:“取得先登首功的新晋将军翟自胜是哪一位呀?”

我猛地一凛,想不到突然被阎罗王点了名字,急忙起身应道:“臣在!”

“哦,还这么年轻?果然是青年才俊呀!”阎罗王夸了两句,又道:“你也该喝三杯才行,你就敬一下对面的崔判官吧!”

“是!”我端起酒杯,恭敬地对着崔钰道:“崔判官,末将敬您三杯!”

崔钰勉强笑了笑,道了个“好”字,随即自己干了三杯酒。但喝完之后,他的脸便耷拉了下来,显然还是不太爽的。

同样感到不爽的应该还有坐在武将第三位的甘圣。他是资历最老的阴将,却被阎罗王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跳开他先点了我的名字。不过,阎罗王在这里是绝对的老大,心里再有诸多抱怨也只能装作没事的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