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这种想法不是多余的,梁士彦在看到二杆子后,便心动的想之后向焜昱国购买,可,他亲眼看到二杆子失误,把几个炮竹扔进了自己人中,炸的将士们鬼哭狼嚎的,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另一个城门上,甲子把一堆炮竹放到勺子头里,大周将士们缩的更远了,盾牌不对着前方,而是对着大勺子,一个个惊恐的缩在盾牌后面。

一个大周将领说:

“你们确定这次不会失误吗?这一堆的炮竹要是扔错了方向,那可是在帮助齐国打平阳啊。”

扣弩机的燕小毛拍着胸脯说:

“肯定不会失误的!你们放心吧!”

咣的一声响,随即传来震耳欲聋的炸响。

一个大周兵士哭喊道:

“天呀,爹娘啊!儿子不能回去尽孝啦!”

却听焜昱国操纵大勺子的四人喊道:

“哎呀!成了!打出去了!”

大周将士们从垛口向外看去,震天炮攻击到的范围里,齐国将士耳朵轰鸣、头晕目眩,别说辩南北了,连眼前景物都辩不清。

大周将领立刻下令:

“攻击!就打那些还晕乎着的!”

今天有了偶尔着调下的二杆子加入,昨天大周将士不利的局面,有所缓解,收兵后,除了守夜的,都放松了下来,这一放松,众人都说起了二杆子的失误,当时没觉得可笑,现在却笑的前合后仰,而且因为二杆子的加入,今天除了受伤的,并未有死亡的,将士们得知这一情况后,阴郁的心情也开朗不少,再加上二杆子的话题,笑的很是开心。

他们是轻松了,但,甯昤、泫、甲子他们以及丁旺财他们,并没有轻松下来,聚在屋子里商讨接下来的行动。

甯昤问道:

“各类炮竹,还有多少?”

负责辎重的侯莫陈崇拿出清单,递给甯昤。

甯昤看了看,不由叹口气:

“尽管怎么带了不少,可是,仍是支持不了太久啊。”

泫拿过清单看了看,现在也不能说明天用什么,用多少,战争又不是编程语言,今天能预料明天的事。

把清单还给侯莫陈崇后说:

“只能省着点用了,还是像今天一样,利用所用能利用的东西去攻击。”

之后的日子里,一切都没有改变,尽管焜昱国亮出了二杆子,可因为弹药不足,并没有发挥出威力,不过,在风向合适的情况下,有几次在冒烟的稻草里加入了生化武器,麻倒了不少齐国将士,因此,再看到城墙上打来的稻草时,齐国将士们都惊慌躲避。

即便如此,战况对于大周来说,依然不容乐观。

十多天过去了,可是宇文邕的队伍,仍不见踪影。

梁士彦鼓劲道:

“你们现在是在怀疑陛下吗?陛下与我们一同出生入死,与我们一起同甘共苦,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兄弟,怎么会扔下我们不管?!”

这话让将士们想起每次出征,宇文邕都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根本不因为自己是皇帝,便缩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