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品医生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要开后宫(大结局)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要开后宫(大结局)

下一页

从零开始,修炼到罡境,有多么不易。

从小到大,没有感受到亲人的关怀,是多么的无助。

经历种种生死危机,不会害怕吗?

心爱的女人,还不只一个,舍得分开吗?

谁,又没资格不自私呢?

谁,又凭什么要大公无私?

谁,为什么要当救世主?

谁……缺了谁,地球就不转了?

李九真站在一艘快艇上,望着蒋歌颂和杨胜楠乘坐另一艘快艇,去不远处的一艘游轮上面。

游轮上,但凡和李九真认识有点交情还没死的,竟来了一大半。

其中,有李九真刚刚重逢的家人,整个陈氏上上下下,所有。

也有李九真喜欢的每一个女孩子,以及她们的家人。

有李九真的朋友,比如葛小川、白过希、何路……以及他们的家人。

有号称千人斩万人斩的花魁,有扁鹊楼的男女老少,有巫族的奇装异服,也有名医阁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各种天灾也都赶来的叶道蕴疯博士。

疯博士体内的化尸虫已经被李九真收回,只是在同时又被禾久下了一蛊。

这种拿人体做实验的变一态,不是那么轻易就彻底放过的。

值得一提的是,叶道蕴真叫一个厉害,竟然帮王嘉乐把父母给找到,还救了他们一命。

这会子王嘉乐爸妈也都在船上,已经从王楚山口中得知女儿与李九真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暧一昧关系。

就算是天灾不断,神祭、白无常等人,也都一直在西域打拼,将那边搅得天翻地覆。

这一天,他们也都放假,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这里。

或许是这深海的封印马上就要自行解除,今天的海上竟罕见地风平浪静,海啸都到了别处去。

李九真本想上船和他们近距离打打招呼,再怎么,也要最后亲一口每个喜欢的女孩子。

以后可就亲不到了呢。

只是李九真并不想露陷,被他们在这时候发现什么,所以也就没去,只是远远喊了声:“我现在,就去拯救世界了,你们说,我牛比不牛比?”

“牛比!”众人对他露出笑容。

“哈哈!”李九真一声大笑,“我这就去了,等我回来!”

呼!

快艇以直线距离,直冲深海,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小点,最后消失不见。

游轮上,所有人都望着李九真离开方向,没有人发出声音。

也不知是哪个女的,忽然低低的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

“没,没什么。”

“没什么你还哭,搞得我也想哭了……”

她们又不傻,李九真是一个喜欢得瑟的人,但也不会得瑟到专门请这么多人来观礼的程度。

她们已经预料到,李九真这一去,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这是什么精神?为了阻止全世界不断爆发的灾难,一个人,去做一件事,代价是付出生命。

这还能说什么呢?

“唉,也许我应该让他夺走贞操,或许还能留下一个孩子……”

快艇开了许久,才终于在李九真的手势下停下。

开快艇的是荆牧歌,神色颇为紧张。

天知道这时候会不会有海啸跑到这儿来,一旦出现,以他的武功,肯定是连人带船一起嗝屁。

大自然的力量不是他这种打酱油的可以抵抗的。

船上,除了李九真,还有一人,是他的师父李丑。

李丑看着他,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九真,你会不会怪我?”

“行了,我跟你之间,从来就没有煽情过。”李九真瞥了他一眼,“就不要在这说些有的没的,恶心肉麻了。”

李丑嘴角咧了咧,笑得好像狗尾巴花。

李九真沉默了几秒钟,说道:“师父,我走了,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一定要帮我看好我的那些媳妇儿,不准任何歪瓜裂枣的渣男接近她们。要是有跟我一样优秀的男人……也必须只追一个,敢脚踩两只船的,也都是渣,必须收拾了!另外,把我一把火烧了,我不想一点点腐烂。”

李丑闻言,有些扭捏地说道:“那个,你看我怎么样?”

“什么看你怎么样?”

“就是,就是我好像就是和你一样优秀的男人,要不……”

噗通!

他被李九真一脚踹下了水。

“我陈宝马……去也!”李九真没再看李丑,对一脸微愕的荆牧歌点点头,旋即一针扎进眉心,献祭法全力催动。

存储他脑中的所有精神力,全部进入如意针载体。

一道光,飞上天空,再俯冲下来,一下子扎进了海水当中,没有激起一丁点水花。

精神力,无形无质,自然也不在意有没有氧气,也不在意深海压强。

至于如意针载体,更是坚固无比,不可能在半途中坏掉。

几千米的深海,已经没有了光,显得十分昏暗,也显得极为平静。

各种丑陋的深海鱼,在其中无声无息地游来游去。

李九真一路往下,可以“看”到一切。

抵达底部,他发现一深渊,便控制针体转向,继续深入深渊。

最后,他找到了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处灵穴。

这灵穴……也太特么大了!

根本没有人可以下来,所以这底下必然没有什么祭坛或者别的任何人为建筑。

就一个无底洞一样的深深洞口,不知通往何处。

李九真却是知道,这不过是气场影响,使自己觉得它很深很深。

实际上最多只有几十米就能彻底到底。

至于灵气是怎么穿透过来的,李九真感觉到有些后劲不足,也就懒得去管了。

“没想到我李九真,会是这种死法……”

“永别了!”

脑海里再一次浮现大家的音容笑貌,李九真排除杂念,再一次献祭。

明明是在水中,这枚针的表面,却好像燃烧出一道细微的火焰。

海面上,游艇里,李丑抱着李九真的身体,静静地望着海水。

荆牧歌有着不详的预感,说道:“前辈,要不,我们先走一步?”

李丑看了他一眼,鄙夷地说道:“你怕死?”

“这……自然是怕的。”荆牧歌脸红。

“正好,我也怕。那就走吧。”